JZZ

我只是个渴望卖出安利的小透明hhhh

一点写作经验

棉花糖不软:

学习一下!


苏三起解:



最烦那种打着同人旗号写些言情小说的了,一大老爷们你撒娇能别像个娘们吗🤔别说什么因为爱所以柔弱的话,我嗲起来能让你怀疑人生,但从来都只对我媳妇儿



孤光残影:





“如果主角明明是个体重超过70公斤、智商及格、成熟正常的男人,就不要让他代替女作者媚态横生地撒娇,或者让他替爱猫的作者“像慵懒的小猫一样”惺忪地伸懒腰、发出“可爱的声音”,或者让他替爱赖床的作者大发起床气。”——对的,我要看的是男性,就算是O也是男O!另外说一...

2018-07-10

看不懂啊,惨绝人寰。

2018-06-03

其实我也很想写文。好想嗑赵凌,然庄。

2018-05-10

啊,季庄好萌啊。

2018-05-09

早点睡早点见,想先阳光前和你说早安。

2018-05-04

突然陷入极端厌弃之中。告辞。

2018-03-12

掉坑里了,周关……这么萌的啊!我的天。

2018-02-22

“我以为我表现的很明显了。我在追你。”方木皱着眉头,说话间又靠近了些。

这家伙不懂什么叫私人空间吗?邰伟嘴角抽搐,眼疾手快的用手卡住方木要凑过来的脑袋,脚下一蹬,把办公椅往后滑了点。这个做法似乎让方木有些受伤,但邰伟不想去关注他的想法,他现在只想离这个奇奇怪怪的天才远点。

“你说的追就是每天像个变态一样的盯着我?然后干什么的跟着我?这种追法真是别具新意啊。”他嘲讽道。

方木不开心了,看得出他想要靠近邰伟,又因为邰伟的眼神而踌躇不前。就这么憋了三秒,他义正言辞的反驳“我有每天给你煮咖啡!”

“……”

邰伟“我还该谢谢你了?”

2017-08-18

一个脑洞。

来者不善,还没反应过来,脚步踉跄已经被人抓住领口推抵靠到墙上。邰伟用得力气很大,坚硬的墙体磕得方木背部生疼,喉咙被钳制,那绞在一起的衣物勒得方木有些喘不过气。试图挣扎无果,方木的火气也蹭蹭开始往上涌。

又是这样,总是这样,区区几次见面,哪一次不是被他暴力压制!快速在脑内思考对策,武力上比不过邰伟,他只能寻求别的方式去击垮他。

皱起的眉头,紧绷的面部肌肉,恨不得掐死自己的眼神。喜怒无常情绪化是他的弱点,既然他那么喜欢生气不如再刺激他一下。目光顺着挺拔的鼻梁往下,视线扫到邰伟的嘴唇时,眼神一凝,大脑瞬间空白,那种游离在理智之外的奇特感觉又出现了。

呼吸,汗水,冒出来的胡须。

他经常做噩梦,...

2017-08-17

陈深部分档案

北极圈里来挖坑:

仅为个人整理部分档案(参照的仅书上内容)

*无小北极授权,请不要搬出LOFTER

*小北极翻着书一点点打出来不容易!

陈深是诸暨人,一直说起他的诸暨老乡蒋鼎文。蒋鼎文是第四集团军司令,陈深就说这蒋司令是自己的嫡亲表兄。

1938年进入潜伏(根据书中汪伪政府,傅筱庵被杀时间来推算)上线联系人代号,医生。医生会通过欧嘉路和沙泾路交界的一堵海报墙发布指令。而陈深获取的情报,一律装信封放入窦乐路的邮筒里。

工作地点,55号楼。

身份,汪伪特工总部下属的直属行动队的一名特工,为毕忠良下属第一分队队长。在杭州新兵训练处与毕忠良一起集训新兵过,后在江西围剿赤...

2017-06-10
1 / 3

© J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