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Z

我只是个渴望卖出安利的小透明hhhh

陈深部分档案

北极圈里来挖坑:

仅为个人整理部分档案(参照的仅书上内容)

*无小北极授权,请不要搬出LOFTER

*小北极翻着书一点点打出来不容易!

陈深是诸暨人,一直说起他的诸暨老乡蒋鼎文。蒋鼎文是第四集团军司令,陈深就说这蒋司令是自己的嫡亲表兄。

1938年进入潜伏(根据书中汪伪政府,傅筱庵被杀时间来推算)上线联系人代号,医生。医生会通过欧嘉路和沙泾路交界的一堵海报墙发布指令。而陈深获取的情报,一律装信封放入窦乐路的邮筒里。


工作地点,55号楼。

身份,汪伪特工总部下属的直属行动队的一名特工,为毕忠良下属第一分队队长。在杭州新兵训练处与毕忠良一起集训新兵过,后在江西围剿赤匪时从战场上救下毕忠良。后被毕忠良动员,两个人先后从国军阵营中投了汪,他又把陈深引荐到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

陈深曾在青浦特训班侦谍组当教员,与其学生徐碧城有过一段不明不白的感情,无疾而终,学业解散后各奔东西。

时常去巨泼莱斯路一座叫将军堂的破庙看李东水。东水的小名叫皮皮,是陈深一直都会去看望的孩子,他甚至和孤儿院达成了共识,有那种结对领养的意思。


陈深抽樱桃牌香烟。  那是日本烟,听装,五十支一听,青草味重。

不怎么喝酒,喝格瓦斯汽水,瓶装。


上司毕忠良在虹口开着一家“神仙堂”土膏行,经常让陈深带着扁头等几个心腹偷偷去十六铺码头的“宏济善堂”进货。神仙堂经营吗啡、红丸和高根,赚钱的速度不比抢钱慢半拍。陈深没少给毕忠良出力,而且陈深借着毕忠良的名头,和上海各帮混得烂熟。

陈深常去的地方有赌场和舞场,米高梅舞厅三天两头的就去,打牌技术好,如个常年混迹赌场的赌徒。

跳舞很好。(我自己对这个没有抵抗力,要写文的话绝对用的梗)


记忆力极好,看过一个棋局就能整盘记下(围棋)。


在其位而不算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像个付不起的阿斗,特工处有人打其小报告,认为其霸着一分队队长职位,却十分的不作为。








看上去儒雅,说话是男低音。会替打牌的一帮太太去打开水,或者买糖炒栗子。身上总带着理发剪子,会在55号楼的二楼走廊帮同事剪头发,烫头发。然而陈深自己的头发却非乌黑发亮的,反是有些焦黄,不是营养不良,而是遗传。




陈深在无线电学校有过两年的学习生涯,对密码的解读(李小男被捕时以敲击长短快慢节奏方式把情报传递给陈深)。




原本住在仁居里,后被飓风队暗杀,家被炸掉。住到了行动队队部。(飓风队,军统暗杀组织,击杀汉奸的,陈深的间谍身份未被重庆方面知晓时,他是飓风队暗杀名单上的第二号人物)




==================================

目前仅整理这些,可能你过几天看又会有多的内容被我补上来╮(╯▽╰)╭


给自己日后写文做存档资料,也方便一下有些打算直接看剧懒得看书的妹子。就酱。

评论
热度 ( 53 )
  1. JZZ北极圈里来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北极圈里来挖坑:

© J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