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Z

我只是个渴望卖出安利的小透明hhhh

一个脑洞。

来者不善,还没反应过来,脚步踉跄已经被人抓住领口推抵靠到墙上。邰伟用得力气很大,坚硬的墙体磕得方木背部生疼,喉咙被钳制,那绞在一起的衣物勒得方木有些喘不过气。试图挣扎无果,方木的火气也蹭蹭开始往上涌。

又是这样,总是这样,区区几次见面,哪一次不是被他暴力压制!快速在脑内思考对策,武力上比不过邰伟,他只能寻求别的方式去击垮他。

皱起的眉头,紧绷的面部肌肉,恨不得掐死自己的眼神。喜怒无常情绪化是他的弱点,既然他那么喜欢生气不如再刺激他一下。目光顺着挺拔的鼻梁往下,视线扫到邰伟的嘴唇时,眼神一凝,大脑瞬间空白,那种游离在理智之外的奇特感觉又出现了。

呼吸,汗水,冒出来的胡须。

他经常做噩梦,他……该刮胡子了,看起来有点扎人……他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水在往下滴,顺着小麦色的皮肤落潮了那一小块衣物……愤怒让他的胸膛不断起伏,他的情绪是鲜明的,他是易懂的……我可以……我,我想吻他。

PS实在是对两个人吵架方木扫了眼邰队嘴唇然后突然放松那里记忆深刻啊,忍不住加改了点内容。

评论 ( 3 )
热度 ( 37 )

© J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