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Z

我只是个渴望卖出安利的小透明hhhh

分享一个ooc碎片脑洞

概述:某一天,在纽约出差的爱德华多在令人作呕的宿醉中醒来,发现自己和前好友全身赤裸的睡在一起,对于他们怎么睡在一起,他们是否做过什么他毫无印象,但是马克扎克伯格一口咬定他们上床了,并要求他对他负责。(但事实上,他们只是纯粹睡在一起,没有做过,马总也不是下面那个,可花朵不知道,直到两个人和好,上床好久以后,花朵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可惜觉悟太晚,那也没有什么卵用了。2333)

1

看着躺着身边的马克,爱德华多吓坏了。

面对着马克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他很没风度的大叫了一声“这不代表什么!”然后穿起裤子以八百米加速的速度逃跑了。

然而马克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2

接到陌生的来电时爱德华多正在睡觉。

他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然后在对方说第一句时清醒了。

(以下为对话碎片)

我们谈谈。m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e

“你把我丢在了酒店。”马克指责。“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绅士。”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e

我们上床了。m

哦。e

你睡了我。m

所以?e

你得对我负责。m

比如?e

让我上回来。m

去你的。爱德华多挂断了电话。

3

他一脸见鬼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小卷毛。

“你来新加坡干什么?”

“找你负责?”

“做梦!”

嘭的一声,他狠狠关上了门。

4

“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他说。

“友尽是爱情的开始。”他的损友一脸八卦的说道。

无视朋友的不正经,爱德华多继续说道“也许我曾经喜欢过他,但是现在我只希望开始新的生活……”他停顿一下,微微提高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他就不能把这当成是一个意外吗?!”

“要是我,我也不能。”凯希拉边倒酒边说。

“为什么?”

“试想一下,任谁找到一个可以和前任旧情复燃的机会会把它放开啊!所以冲吧!爱的花朵!征服那个小卷毛!”

“……你可以走了。”爱德华多干干的说。

5

为了让花朵“负责”马总在花朵家对面租了房子。然后发生了一系列,比如偶遇啊,窥视啊,邀请吃饭等等啼笑皆非,坑爹的事情(就这样过渡几章,然后可以到高潮结尾了→_→)

6

“你怎么能背着我找别的女人?”

“我当然可以!”

“你是多饥渴才会对别的女人投怀送抱?”

饥渴?投怀送抱?天啊,爱德华多觉得自己要气炸了!他气急败坏的把酒杯狠狠放在吧台上,再也不能保持风度的和马克吵了起来。

“就算是那又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上床的时候告诉我他只爱我一个的人可不是我。”(其实花朵并没有说过→_→)

7

是不是我让你上回来你就会放过我了?说真的?你干嘛这么和我过不去?就因为我上了你?爱德华多枯萎的问,他现在已经连生气都力气都没有了。

对不起。马克说。

为了什么?e

为了所有的一切。m

(接下来马总开始和花朵开始真的聊天,然后误会解开,接着愉快的he了。→_→)

8

爱德华多愉快的想要压倒马克的时候,却被马克压倒了。

等等!不应该是我在上的吗?e

上次是你在上,所以这次我要在上。

“……”

9

这次我在上。e

我还没准备好。m

“……”

10

我会带给你快乐的。e

你当然会给我带来快乐。m

(吻住爱德华多,把他吻得头脑不清,然后偷偷的夺取主动权)

……

(就这样爱德华多被压了一辈子,完美的大结局有没有!(被花朵拍飞))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JZZ | Powered by LOFTER